老謝策評:國常會提“降準”的邏輯鋪墊

77日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進一步推動醫保服務高效便民;確定加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保障的若干政策措施;決定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推出支持碳減排的措施。此次國常會時隔多日再提“適時運用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引起市場廣泛關注。年初以來,官方多次強調保持貨幣政策穩定性、堅持不搞大水漫灌、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已經讓市場形成了今年貨幣政策不松不緊的預期,恰逢年中,不少機構研報在展望下半年貨幣政策時,都認為下半年既不存在降準降息,也不存在加息的可能。然而,國常會“出其不意”的再提降準,讓市場重新關注貨幣政策調整的可能性。

 

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時,老謝曾對今年經濟做過一個大致邏輯預判。詳見2021年市場走勢判斷》http://www.yeohflow.com/article/ArticleDetail.aspx?aid=1015632

文末曾提到下半年降準和降息的概率,當時對降準降息的邏輯判斷如下:

 

如文所述,一個是地方債壓力較重,財政政策這兩年已經施用到了極致。今年下半年國內還有著極強的還本付息的壓力,也就是有著極強的市場自發收緊流動性的壓力。下半年MLF到期預計有幾萬億,新增發行的地方債中有一半是用來償還老的地方債的還本付息。因此在貨幣政策上會有所放松。另外一個是考量美聯儲去年天量放水之后,美元信用貶值帶來的美國國力衰退的問題。美國政府必須自救。如何自救,就是提前或超預期的提前退出量化寬松。這就會帶來幾個問題。

 

1、美國當下經濟模式是一個純金融體系的運轉模式,天量放水之后必然會有大量流動性注入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重要經濟體,中國自然也不能幸免。流動性會以兩種方式注入中國,一個是通過資本項目(QFII)流入,另一個是通過貿易方式(出口商品)流入。美聯儲是美國的央行,卻也是全球的中央銀行。聯儲的量化寬松是為了盤活全球經濟,其目的并不是要打算損害美元信用。在無解的特里芬難題面前,美聯儲沒有唯二的選擇。水放的越多,回收速度也會越快。這是基于對美聯儲性質和美國經濟本身特點的一個判斷。也是老謝對美聯儲必然急于討論退出量化的邏輯。

 

2、放眼全球當下只有中國是唯一一個能覆蓋全行業的制造業大國,生產能力冠絕全球。美國的天量流動性,必然會帶來其內部“需求側”的擴張,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貿易“供給側”國家,全球各地飛來的訂單能不接嗎?需求的增長必然倒推各行各業供應上游的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如高盛等投行開始積極鼓吹疫情之后全球經濟復蘇,帶動以原油為錨的大宗商品的集體暴動。“中國生產,全球消費”,這一模式讓上游趁機不斷漲價,只要下游還有訂單,那么成本轉嫁的這個游戲還能繼續玩下去。本身中國就是制造業大國,承接訂單的能力一流。問題在于,隨著疫苗的普及,其他工業國家的復蘇會不會分流暫時集中到中國的訂單呢?答案不言而喻。一個是上游原材料的不斷上漲,一個是下游訂單被分流。“供大于需”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在當下緊信用的背景之下,一旦這一靴子落地,中國就會啟動相應的政策。這也是老謝判斷廟堂之上基本施政的邏輯出處。

 

3、美元,是經濟全球化的標桿,是打通各國貿易往來的一般等價物。當然近些年來由于美國本身的問題,使得美元在全球結算占比在某些時候落后于歐元,比如今年5月歐元占比達到了39.03%,這一數據讓其超越了美元成為全球支付領域使用最廣泛的貨幣。但總體來說,美元依然是全球貿易結算占比最高的貨幣。想必美國對美元日漸式微的局面心有痛楚,因此美聯儲在考量何時退出超長寬松的問題上,更強調就業數據,而弱化通脹數據,說穿了“全球市場怎么能缺少美元的存在呢”。但彼時美國的CPI已經“爆表”,6月的CPI年率竟然漲到了5%,核心通脹率都已經3.8%,對此美聯儲還能忍多久?老謝年初就認為美聯儲扛不了多久的,下半年必然要出對策了,不然麻煩大了。

 

4、當下的美聯儲,確實非常尷尬,也非常無奈。論通脹,已經完全超出了美聯儲的忍耐力,放在以往,早就下手,并有可能持續加息了。甚至很多人擔心,美國的高通脹與低就業和經濟恢復不佳,已使美國經濟陷入滯脹泥潭。問題的關鍵在于,不僅美國國內的通脹率居高不下,國際市場的通貨膨脹問題也很突出,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已經對各國都形成了強大的輸入型通脹壓力,不顧一切向市場投放流動性的后果,正在快速體現,并成為全球經濟的最大不確定性因素。如果各國不能有效應對,誰也無法預料,不會成為壓垮全球經濟的“最后一根稻草”。老謝認為,如果美聯儲下半年不提前下手,越往后拖越是對其不利。中國必然也會提前應對,一旦美聯儲有所動作,我們也會施以對沖策略,定向降準與降息只是其中的一個選項

 

先舉債 taper

 

729日、923日有兩場新聞發布會的美聯儲議息會議,819日有一場美聯儲的會議紀要公布。也就是說這個月月底,又要迎來關鍵時刻。美聯儲尷尬歸尷尬,他可以面對通脹視而不見,但不能對就業率無動于衷。你少派發點鈔票,就業率自然會上去,通脹也會下來。這么簡單的道理包括鮑威爾在內所有的美聯儲成員難道會想不明白?也許正像末日博士魯比尼說的:“美聯儲不能收緊貨幣政策,因為整個體系中有太多的債務,如果他們過早收緊貨幣政策,整個體系就會崩潰。所以他們陷入了債務陷阱。” 而近期美財長耶倫要求國會將美國的債務上限進行提升,避免今年8月份美國債務出現違約的情況。

 

所以看起來,只有先提高債務上限,再來談退出QE。畢竟現在很多國家開始清退美債,比如俄羅斯已經清盤。最新數據顯示,現在持有美債最大的兩個國家,日本和中國。日本已是美國國債最大持有國,中國退居第二,日本近幾個月來也在慢慢減少購買美債。看來購買美債的就只能是美國自己的養老基金了。

 

大宗商品的問題

 

最后簡單說一下三季度大宗商品的問題,這兩天油價開始往回撤退,美元指數重新回升接近3月的93.50高點。一個是OPEC協議無疾而終,市場判斷大家各回各家偷偷增產,這種博弈合作的結果導致市場心態發生了變化。另外是這個月的美聯儲議息會議可能會出鷹派結果。

 

如上所述,美國要先解決債務問題,再來談退出QE的問題,時間上商品多頭還是有反彈空間的,因此這個下跌應該是在尋找新的支撐點。而9月下旬應該才是一個真正的TAPER點,對于三季度的大宗商品來講還不用太空,當然上面還有多少空間這個估計也不大了。“二多三空”邊打邊退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至于國常會的“降準”問題,也得要看美聯儲的動作而謀定而后動,就是“王炸”也得省著點留著后面再用。(一家之言,不作為投資建議)

 

非常棒 不錯哦 還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相關文章
行業要聞
熱點文章
苍井空无码迅雷